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宜春>>文化



遷徙史話話宜春
袁贛湘

www.kjfmqv.tw 【進入論壇
發布時間:2019-06-18  來源: 宜春新聞網

大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六月二十日,正在南書房值班的翰林院侍讀王士禎,得到了康熙皇帝賞賜的御筆親書大學堂聯一副。聯曰:“煙霞盡入新詩卷,郭邑閑開古畫圖。”聯語并非康熙皇帝原創,而是擷取一位唐代詩人描摹一座城市的佳句。

唐朝末年,詩人韋莊為避戰亂,四處漂泊。龍紀元年(889)冬,韋莊由衢州入江西,準備西往長沙。行至袁州,不料被這座“煙霞盡入新詩卷,郭邑閑開古畫圖”的美麗山城深深吸引,于是起了入居此地的念頭。也不知什么緣故,詩人韋莊未能如愿,只得留下“何事卻騎羸馬去,白云紅樹不相留”一聲長嘆,又踏上了西行之路。

機緣不契的韋莊走了,但有許多宦游此地的人物卻留了下來。尤其是擔任過袁州刺史的官員,中唐以后,諸如盧挺、蘇球、湯迪、鄧璠、李游、揭鎮等,卸任后均未回歸原籍,而是舉家落戶于袁州首邑宜春縣。這就是唐代遷徙文化史上出現過的“宜春現象”。

唐宣宗大中元年(847)嘉平節,袁州刺史蘇球率僚屬觀獵于宜春縣東石室山,探游山腰一溶洞,洞中鐘乳石奇特。其時,洞未有名,蘇球乃題之曰“乳洞”,并命從事魯受(狀元易重同科進士)為文記之。致仕后,蘇球未返老家四川眉山,而是定居于“乳洞”之東的胡溪里,也就是今天的袁州區彬江鎮蘇家村。

今袁州區南廟鎮集鎮,古為宜春縣集云鄉嘉田里。唐朝時,一位名叫湯迪的袁州刺史任滿后舉家隱居于此。湯迪,世居句容縣進賢鄉忠信里殷家巷口,曾官金陵節度使,因事謫守袁州。湯迪卒,葬于城南仰峰。因其治袁有方,袁人感其功德,立廟祀之。這就是舊時遍布宜春縣城鄉的“太尉廟”。時至民國,不僅宜春縣署后遺存有湯迪的廟宇,而且南廟、竹亭、鸞坑、新庚、劉家源等鄉村也有湯迪的神祠。

唐代名將李晟,本隴西洮州臨潭人氏。以平定朱公式之亂,收復長安而爵封西平郡王。李晟第十子李憲,官洪州刺史,家居洪州西山。李憲有子七人,長子李游,長慶四年(824)進士。大和三年(824),李憲卒于嶺南節度使任所。時李游官袁州刺史,奉旨迎柩葬于宜春縣紅花仰。其六子赴袁奔喪,依冗居于袁州城中沙子巷。兄弟七人之后裔形成了遍布贛西的李氏“西平堂”七大房系。

唐僖宗中和元年(881),商安人鄧璠出任袁州刺史。在任興學化民,有古循史之風。詔令再任。這位“六年惠澤及黎氓”的袁州長史,去官后不忍離開袁州,而是擇址于宜春縣東白蒼山安家落戶,繁衍生息。六世后,一裔孫遷居安福,其后裔又輾轉遷徙至四川廣安,出了位偉人叫鄧小平。

唐昭宗乾寧二年(895),廣東揭陽人揭鎮以軍功出任袁州刺史,任內勸課農桑,財用富饒。增筑羅城,浚治壕塹,斂不及民。卸任后,未歸揭陽,而是舉家定居于袁州城中鐵爐巷。后徙城西烏山。今明月山風景區溫湯鎮境內的揭姓人家,基本上都是揭鎮的后裔。

唐代袁州刺史中,也有自己不曾留下而讓其子孫徙居繁衍宜春的。唐德宗朝宰相柳渾,嘗于唐代宗大歷十二年(777)任袁州刺史,后入朝為官。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叛將朱泚作亂,占據長安。柳渾隱匿終南山中,與其子柳希琨失散。不意其子竟遠遁千里避難于袁州。貞元三年(787)柳渾拜相,其子卻未回到父親身邊。之后,成了今袁州區慈化鎮柳亭柳氏之開墓始祖。

擇居宜春,貽福后世者,莫過于唐德宗時期的袁州刺史盧挺。盧挺,祖籍范陽(今河北涿州)。卸任后未歸原籍,而是于宜春縣北一個后來稱之為“文標鄉”的地方擇地而居。其子務農,其孫業儒。到了曾孫這一輩,出了個狀元名盧肇。以詩書發跡的盧肇,離別了偏遠山鄉,將新建的府宅安置在袁州城北的秀江之濱。咸通六年(865),其子盧文秀又進士及第。

有唐一代,為什么那么多有頭有臉的人物選擇放棄原籍而遷居宜春呢?讀讀北宋袁州知州祖無擇初至袁州對宜春的第一印象,大概有助于這一問題的解釋。宋仁宗皇祐五年(1053),祖無擇貶官袁州,“其始至也,見城郭井邑在迤邐眾山之間,如圖畫屏障。使人清趣自生,俗慮都去”。登上南門城樓,觀風問俗,眼前是一派“一方安堵山無盜,千里鳴弦士有文”的祥和景象,不由不為“習遠浮華氣俗醇”的宜春風情留下由衷的贊語。當年的韋莊,路經宜春便想入居于此,因為他遇見的宜春,是一個“家家生計只琴書,一郡清風似魯儒”的宜春。

早在隋代,論及風俗民情,對于袁州這方水土,史家給予的圈點是:“君子善居室,小人勤耕稼。”數百年后,南宋狀元張九成道經袁州,又給予了“儒風之盛,甲于江右”之評語。自古以來,宜春每以風俗淳美而譽滿江南。

古人將風俗淳美之鄉稱之為“仁里”。“仁里”一詞,語本《論語·里仁篇》。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有知?”意思是:與有仁德的人居住在一起,才是明智的選擇。進而,荀子又曰:“故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因而,“擇仁而居”歷為遷居者之圭臬。

歷代徙居宜春的人物中,將擇居理由解釋得最為詳盡的,莫非明朝首輔嚴嵩。嚴嵩本袁州府分宜縣人,在分宜鈐風已有宅第。年老了,想建一座“恩車堂”安享晚年。選來選去,選中了袁州城西。理由有二:首則宜春風俗淳美,次則宜春山水秀麗。嚴嵩在《恩東堂記》中是這樣敘述的:“首者,夫子之訓以里必擇仁。袁州,古宜春郡。其風氣茂密,城郭完固。其人力由勤生,稻魚筍果蔬之利足以自資,故重違其鄉。溪流湍急,大舟不得進,四方工巧奇扉之貨不至,故民不見可欲。士俗忠樸,鮮囂偽囂獷之習。蓋庶幾所謂仁里者矣。而其岡巒回擁,林壑映帶,云煙寂而泉石嘉,乳郭井邑若在屏障圖畫之間,又有足樂也。”

不知是否受到嚴嵩的影響,明崇禎年間又有一位高官在袁州城中宜春臺下建起了一座規制宏敞的大宅,以供掛冠閑居之所。此人便是官居都察院左都御史的分宜人鐘炌。

無論是宦游袁州唐代長史,還是身居廟堂的明代高官,他們的眼中,宜春始終是一座宜居城市。之所以宜居,因為這座城市正是儒家圣賢所推崇的“仁里”。

編輯:謝美芳
關閉窗口
   相關文章 

宜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宜春新聞網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宜春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宜春日報、贛西晚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本網獨家使用,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許可,不得從本網轉載使用,違者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
篮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