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旅游在線>>旅游新聞



黃皮尖上晚秋行
李會鋒

www.kjfmqv.tw 【進入論壇
發布時間:2019-11-07  來源: 宜春新聞網

  施施而行,漫漫而游。深林的幽靜,碧空的悠遠,竹木的清芬。只要置身山中,我便像只久別家園的山雀,貪婪地享受這種復得返自然的愜意。聽說和文友一起去早已心向往之的黃皮尖,我心中雀躍。

  黃皮尖海拔1182.1米、古名“西峰大嶂”,是江西省萬載縣境內第一高峰。它位于縣境西北部,西連仙源鄉,南接茭湖鄉,東北至官元山林場,是三地界山。

  11月初的一個晴好日子,我們從萬載縣城出發,經三興,到達茭湖鄉上峰村。大家聚齊后,再駕車上山。蜿蜒盤旋約二十分鐘,棄車登山。

  山路坑坑洼洼,轍深溝眾,但寬緩而明亮。當我訝異于杪秋時節沿途多有燦爛杜鵑華麗開放,與素潔山茶爭芳時,同行的鐘君告訴我,山頂上杜鵑樹多而密、高而壯,應該尚有花開。

  行至著名的陳大仙廟遺址,大家盤桓良久。沒有殘垣斷壁,只有條石平基和橫七豎八的斷石。礎石、碑記、石槽、香爐、香案,一切都在露天之下。

  本地文化人江君向宜春學院的幾位學者講述他姑父張韜前輩1974年農歷六月親眼見到大仙廟突然無故倒塌(屬二次倒塌)的故事,以及他自己小時候看到的竹棚式大仙廟。研究宗教和民俗的楊教授一邊考察,一邊跟大家講大仙廟的歷史淵源。

  過了大仙廟,路漸狹窄,僅容二人并行。鐘君對茭湖鄉的人文歷史、山川地貌了如指掌。對著森森林海,莽莽蒼山,我問及謝山何處,他立即指給我看。“山以姓氏傳”,謝山是謝靈運曾孫謝仲初得道之所。遠眺謝山,我眼前不由幻化出謝真人冉冉飛升的畫面。

  我默念著唐代文學家范傳正的《謝真人還舊山》,感慨唏噓中來到三丈余高,狀如洪鐘的鼓子石。坐在長著青苔、爬滿藤蔓的磐石上,海拔1404.4米、屬萬載、銅鼓、宜豐三縣界山的仙姑崠目之能及,山頂風車在遙遙招手。陽光映照,五彩云海下連綿群山恍若仙境。近處,杜鵑叢叢,果然又高又粗壯。左側,一樹杜鵑鶴立,與鼓子石相依相伴,如天然盆景,讓我怦然心動。飄逸的造型,疏落有致的枝干,三兩朵凝眸淺笑的花朵,展示著“萬載屋脊”黃皮尖獨有的風韻。

  從鼓子石下來,繼續向峰頂進發。氣喘吁吁中終于走近傳說中的碧云寺遺址,忘記了怎就莽莽撞撞地邁進了正面橫額刻著“神歡人樂”、背面對應“神光普照”的山門;忘記了怎就匆匆走進了野草高人身、芒棘沾人衣的山寺原址。只見地上條石橫陳,枯枝與野草共舞。“與名山做伴,在康樂無雙”的長條石上,只余“樂無雙”三字在一截短石上。“募化重修”石碑也已殘缺,有修補痕跡。刻有“碧云自昔遺仙跡”的碑石悲愴屹立,“康樂于今作景山”則頹然委地。

  站在高高的環形堵風墻上,秋風獵獵。極目遠眺,蒼山如海。往南能看到白良、三興,以至萬載縣城;往北是宜豐的官山,往西是瀏陽的大圍山,往東則是大橋、仙源等鄉鎮。頓覺尺寸千里,有萬山來朝惟吾獨尊之感。但近觀古寺沒于衰草枯葉,“千古凄涼,但悲陳跡”之感頓生。今夜十七應有月,危岑孤秀影凄凄。思及此,但覺冷意侵骨,不勝寂寥了。

  來到黃皮尖峰頂的制高點——公式望臺。正要登高懷遠,感受“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的意境,前行者又催下山。雖如此,仍忙忙拾級而上,站在公式望臺上一覽眾山。午時三刻,秋陽當空,藍瑩瑩的天幕仿佛《小王子》電影中浩瀚宇宙的唯美畫面。云山相接,旖旎迷離,村落道路,點點斑斑。

  下山不依原路而返,這條幽暗山路既窄且滑,我幾次險些摔倒。林道愈行愈暗,兩山似重合中無可通之路。橫柯上蔽,在晝猶昏。我不敢像上山時心猿意馬,左顧右盼,只一心一意低頭看路。

  終于看到萬祝寺了。《萬載地名志》有載:萬祝寺,磚石結構,張氏建于清道光二十五年。原名福壽寺,后以萬民祝福之意改名。寺內佛像毀于1966年。

  寺內空無一人。整個下山過程中,既不見人,亦無獸跡。寺廟蕭條破敗,寒氣逼人。我們與前行者許師等人會合,在寺內細細尋找碑記,匆匆拍照。

  從萬祝寺出來,石頭路不知何時變成由棱角分明的麻枯石與黃泥相間的小道。竹葉和樹葉以及枯萎的花瓣,一年年、一層層覆蓋,踩在上面,像觸碰著這座山的歷史。

  至此,黃皮尖兩寺一廟,我來過了。但是,離開碧云寺遺址時對山門石刻“神歡人樂”的那一回眸,如同一團疑云,在我心頭久久揮之不去。

  既然眾言“碧云寺”,何言“神歡人樂”“神光普照”?何言“黃皮二仙修煉于此,鄉人禱雨輒應”、何言“碧云自昔遺仙跡”?所謂神所謂仙,不是指道教嗎?如果是“寺”,為何不是“佛光普照”?為何遺址找不到任何關于“寺”的印記?

  于是專程去縣圖書館查閱資料。

  《萬載地名志》只載萬祝寺。

  1986—2005版《萬載縣志》關于碧云寺沒有任何資料,只是在關于黃皮尖的內容中載有“南角有堵風城,上有石室,相傳黃皮二仙修煉于此,故名”。

  民國版《萬載縣志》與上同,應該前者沿襲了民國版。但民國版詳盡些,載有“碧云寺”,卻只有高村鄉和白水鄉的碧云寺,查不到黃皮尖上的碧云寺。萬祝寺也有載。

  怪哉!萬載民間如此盛名的黃皮尖峰頂碧云寺,怎會不見芳蹤?她湮沒于哪段歷史時空?

  三本志書上都找不到關于黃皮尖碧云寺的記載。于是再細細查找縣志中“祠、廟、觀”等記錄,仍然一無所獲。

  但還有一線希望,我想起《萬載縣文物志》。

  果然,在古建筑一章中,文物志詳細地介紹了黃皮尖碧云寺。青石碑上的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嘗思黃皮尖,康城之名山也。自嘉靖年間立廟宇設神像,由明及清二百余年,已無不廢之危。乾隆38年,有文淵邱先生感先靈之顯赫,傷故址之徒存,慨然捐資鳩士修葺……越今又數十余年,霧濕風吹,而神像廟宇又為朽敝,不意邱先生之子若孫更能繼全文蓋邀集僧永振暨四方列列募化多金,或厚其垣墉,或高其開閌,整舊如新……大清嘉慶乙亥年冬月。”

  原來如此,數日愁眉于今展。碧云寺之前僅為堵風城內一石室,相傳黃皮二仙修煉于此,為“觀”。在明代嘉靖年間為“廟”,并設神像。清代嘉慶乙亥(1815)年間由邱文淵后代邀僧人永振募化整修后改為碧云寺。而僧人是尊重道教的,于是今雖為寺遺址,“神”和“仙”的痕跡都保存下來了……

  黃皮尖上碧云寺“疑云”頓消。古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知行合一,求學之道。誠哉斯言!黃皮尖之行,既享清景,又添新知。漫漫時光,愿多讀幾卷書,多走萬載路。

編輯:謝美芳
關閉窗口
   相關文章 

宜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宜春新聞網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宜春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宜春日報、贛西晚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本網獨家使用,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許可,不得從本網轉載使用,違者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
篮球教学视频